自己總是知道  內心深處那個我  到底在害怕什麼

就像長在自己身上的肉  硬生生的得被割掉去一般

醒著的時候  理智的   總是清醒的明白自己該如何如何  

就像是太陽花和所有的植物都是向著陽光走

睡著的時候  卻像是惡夢般的  回到過去   過去連結著現在  

夢境與現實   總讓我醒來困擾不已....

 

你說我不願放手嗎? 

或是我有所留戀嗎?

 

我覺得不是...

 

 

還需要更多的勇氣  才能學會真正放手

或著

早已放手

但那心上的傷口 始終沒法痊癒

 

只能藉著那夢裡的鹽巴  不斷的灑向傷口處

我想

 

總有一天

傷口會癒合的

milkteaca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